当地时间10月5日至9日,联合国难民署第71次执委会会议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重点探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人道主义救援等问题。有关专家表示,美国中东政策是造成欧洲难民危机的根源,其推行的激进反移民政策也使中美洲地区移民问题日趋严重。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5日在联合国难民署第71次执委会会议开幕式上指出,难民通常从事非正规工作,应对各种冲击的能力非常薄弱。当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他们的收入大大减少,还面临着积蓄迅速耗尽和粮食不足等问题。他表示,如果不探究并尽力解决迫使人们流离失所背后的根本原因,更多的人将无家可归。

  难民问题如同欧盟一道难愈的伤痕,时刻考验着欧洲的团结。当地时间9月9日,希腊最大难民营——位于莱斯沃斯岛的莫利亚难民营发生大火,大火几乎烧毁了整个难民营,超过12000名难民被迫撤离。经警方调查,故意纵火的六名嫌疑人是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原因是营内暴发的疫情导致感染激增,引爆了他们积蓄已久的不满。

  欧洲苦寻解决难民问题良药之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则在追寻造成难民潮的根源。美国布朗大学最近发布了一份题为《创造难民:美国后“9·11”战争造成的流离失所》的报告。报告指出,美国在“9·11”事件后参与的战争加剧了全球范围内的难民危机

美国布朗大学发布的报告

  报告称,仅在2010年—2019年期间,全球难民数量就从4100万激增到7950万,几乎翻了一番;从2001年开始,美国至少发动或参与了8场战争。保守来看,美军战争导致了至少3700万人逃离家园,实际上其导致的难民人数或高达5900万,从规模上来说,是1900年以来,仅次于二战造成的难民潮。同时,中东难民最先涌向欧洲国家。也就是说,在欧洲难民问题上,美国是罪魁祸首。

  另外,据该报告统计,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于2001年在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至今已导致530万人流离失所。美国2003年打响的伊拉克战争制造了920万难民。2014年,美军直接介入叙利亚战争后,导致710万人流离失所。仅这三个国家的难民就超过了2000万人。

  

联合国难民署官网图片

  德国联邦议院国防委员会成员、议员亚历山大·诺伊在接受总台记者专访时表示,大部分难民来自战乱国家,他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美国是最大的战争发动者,这些战争都有美国的参与或是受到美国的影响。他说:“例如叙利亚、阿富汗、利比亚、伊拉克,这些国家都是西方发起的战争的受害者,而美国是战争背后最大的推动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孙研峰也指出,美国的中东政策是造成欧洲难民危机的根源。

  孙研峰认为,欧洲的移民核心是在北非和中东地区长期的战乱,导致了当地生存环境的急剧恶化,所以当地的民众不得不大量地迁居到本地区以外,欧洲就成为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地。他说,如果仔细进行分析便可看到,美国的中东政策,尤其是美国借反恐为名干涉或干预中东局势,其实是中东局势乱局,甚至是移民危机、难民危机的最深根源。

  孙研峰还进一步对比指出,在美国发动中东反恐战争之前,中东并未出现较大移民危机。恰恰是在美国大举干涉中东问题之后难民问题才突显出来。“由于在伊拉克危机,特别是在叙利亚战争之后导致这种危机愈发明显,所以要归根溯源,应该想到美国的中东政策可能是欧洲移民危机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近年来一直力主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筑边境墙,甚至不惜动用国防预算来解决修墙的经费不足问题。而美墨边境墙也加剧了中美洲地区移民的生存困境。

  

图片来自联合国难民署官网

  自2018年以来,赴美中美洲非法移民潮规模不断扩大。一些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的民众通过社交网络等方式聚集,以搭乘顺风车和步行等方式,行进数千公里前往美墨边境,寻求各种方式入境美国。当地媒体将这种移民形式称为“移民大篷车”。

  今年10月,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背景下,“移民大篷车”又一次卷土重来了。据外媒本月2日报道,数百名洪都拉斯移民进入危地马拉,并在当地形成一支至少3000人的“队伍”,开始向危地马拉—墨西哥边境进发,他们的最终目的地依然是美国。洪都拉斯人德莉亚·马尔多纳多的儿子是此次“移民大篷车”的一员,他在行至危地马拉境内时在一起车祸中丧生。马尔多纳多哭着说:“我曾经告诉过他,你不要去,你要面临很多危险,要忍受饥饿、寒冷。你有可能会活着回来,也可能死在路上。即使你如愿到了美国,也可能会被遣返回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孙研峰认为,美国政府推行的激进反移民政策加剧了中美洲移民问题,使其更加极端化、扩散化。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洲这种移民在对整个中美洲,包括对美墨边境地区带来的一个巨大的这种冲击力,其实核心原因就是特朗普上台以后,采取的这种激烈的这种反移民的政策。尤其是(设立的)美墨边境墙,导致中美洲移民大量聚集在从中美洲到美国边境的地区,比如说危地马拉、墨西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美国的政策实际上并没有彻底解决移民问题,反而把移民问题更加极端化,扩散化。所以总体来看,美国的移民政策,我觉得是这次中美洲移民危机的最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