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美国亿万富翁、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宣布参加民主党2020总统大选初选的争夺,目标直指同为亿万富豪出身的现任总统特朗普。作为一位重量级民主党人,布隆伯格此时入局参选,将一举颠覆民主党人的备战格局,令民主党候选人的提名之路更加拥挤。布隆伯格参选胜算如何、他能否最终与特朗普一战,备受关注。

  阻击特朗普 欲当美国“重建者”

  在布隆伯格24日发布的参选宣言中,几乎每句话都直指现任总统特朗普。“无法再忍受4年特朗普的鲁莽和不道德行为”“我知道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击败特朗普”“我要竞选总统,以击败唐纳德·特朗普并重建美国”……布隆伯格直言,打败特朗普并“重建”美国,是其生命中最紧迫、最重要的斗争,他将为此全力以赴。

  这不是布隆伯格第一次被拉入美国大选圈话题。现年77岁的他曾在2012年、2016年考虑过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但最终都以不愿分散民主党票源为由放弃了参选。今年3月,布隆伯格也曾表示他不会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将辅助民主党参选人阻止特朗普连任。但在过去几周,布隆伯格与部分民主党人讨论选情后,开始担心目前的民主党参选人可能无法击败特朗普,最终决定亲自上场。

  11月24日,布隆伯格在解释从“辅选人”到“参选人”的转变时称:“他(特朗普)代表了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威胁。如果他赢得连任,我们将永远无法从损害中恢复过来……美国梦危在旦夕。只有在具备大胆新想法和能够团结国家、做成大事的人领导下,我们才能拯救美国梦。”他还自信已找到击败特朗普的“命门”,称“我是一个行动者,不是一个说空话的人。我已经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而且我会赢”。

  有美国媒体报道说,布隆伯格正式加入2020年总统选举,意味着特朗普将迎来一个十分强劲的对手。但特朗普对此却不以为然,他11月8日曾表示,布隆伯格“没有魔力”入主白宫,“我非常了解迈克尔,太了解了,十分了解,足够了解。他不会做好的。但如果他参选我也很高兴,他是我最想与之竞选的人。”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24日也回应说,美国人民已经选出了一个建设者(特朗普),不需要布隆伯格。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孙成昊11月26日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布隆伯格正式参选并不令人意外。11月8日布隆伯格提交参加阿拉巴马州民主党初选的文件时,实际上就已经吹响了冲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第一声号角。但就选战前景看,布隆伯格此时参选是一个“兵行险招”的做法,不仅党内参选之路不会平坦,即便他能从民主党参选人中脱颖而出,想要挑战特朗普的难度也非常大。

  与17人角逐民主党内提名

  布隆伯格的参选决定,几乎同时引发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的质疑。他的高调入局,不仅刷新了民主党初选竞争的激烈程度,还很可能重塑民主党阵营的竞选格局。

  在布隆伯格加入选战之前,已有17名参选者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其中包括美国前副总统拜登、老牌政客伯尼·桑德斯、女性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等。美国政治新闻网分析称,这17人中具备“与特朗普一战”能力的只有4位:拜登、桑德斯、沃伦和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塔朱吉。然而,随着布隆伯格加入,这4人的选战策略和前景很可能都将因此改变。

  孙成昊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分析说,首当其冲的很可能是拜登。布隆伯格与拜登的政策立场相近,在医疗保健和气候变化问题上持相对自由的观点,在枪支控制等问题上持进步立场,面向的是民主党内温和派选民,因而,布隆伯格加入势必会分流拜登的选民基础,对拜登直接构成挑战。一旦布隆伯格成功分流拜登的支持者,他们二人都很可能将因票源不足而出局,反而使桑德斯和沃伦受益。

  孙成昊认为,相较于布隆伯格,桑德斯和沃伦的立场较为激进,持进步主义或偏左派立场,属于民主党正在崛起的民粹主义派别,将对抗经济不平等视为己任。作为一名亿万富翁,布隆伯格的参选将为沃伦和桑德斯的提名战提供更为明确的靶子,为他们对抗经济不平等的竞选口号注入更多现实意义。

  目前沃伦和桑德斯已有意向这一方向调整。桑德斯24日在参加竞选活动时说,“亿万富翁没有权利买下大选”,像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在这次大选中走不了多远。沃伦也指责布隆伯格试图“买下提名”,“如果布隆伯格版本的民主获胜,那么民主就会改变。那将是关于你能忍受哪个亿万富翁的问题了。”

  在2019年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中,布隆伯格名列第九位,资产净值达555亿美元。这的确容易使他成为攻击目标,但也并非全是劣势。“他的最大优势就是不缺钱,有媒体资源,曾一手创办传媒业巨头彭博社。这两个对于选战来说至关重要的资源,布隆伯格都无需求人。”孙成昊表示。相较之下,拜登目前正为筹集竞选资金苦苦挣扎,桑德斯和沃伦也明显不像布隆伯格那样擅用媒体资源为自己助选。

  有分析称,布隆伯格此时入局更多的是为了“搅局”,以遏制民主党在初选中的左倾趋势,增强民主党的凝聚力,全力阻击特朗普。对此,孙成昊表示:“布隆伯格加入民主党提名战,不是来‘打酱油’,更不是单纯来搅局的。有民调显示,民主党选民最担心的是党内无人可以对抗特朗普,布隆伯格一定相信自己能够挑战特朗普,所以他必须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参选时机。只是,他加入的时间有些太晚了。”

  两个早期投票州可能决定布隆伯格“命运”

  在孙成昊看来,民主党内初选和预选会议上最先投票的两个州——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选情,将成为观察布隆伯格能否最终与特朗普“会师”的最重要指标。

  根据民主党内初选日程,2020年艾奥瓦州的党内初选将在2月3日举行,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将于2月11日举行。这两个州的选举结果历来对大选结果具有极大的风向标意义,因此成为各参选人必争之地。然而,由于竞选活动起步晚等劣势,布隆伯格已宣布放弃这两个早期投票州,全力主攻“超级星期二”关联州和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关键大州的初选。

  孙成昊分析说,虽然布隆伯格不参加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争逐,但这两个州的初选结果也将直接决定他的提名战“命运”。从目前民调看,沃伦和布塔朱吉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支持率领先于其他参选人,桑德斯和拜登也未放弃努力。如果这两个重要风向标州被同一名候选人拿下,那么,布隆伯格的提名战希望就非常渺茫。如果这两个州被两名候选人瓜分,布隆伯格就还有一战的可能性。因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说明民主党内仍陷分裂之中,党内大佬还未决定力推哪一位候选人,选民也未想好支持谁,这就为布隆伯格随后的选战留下了空间。

  本报北京11月2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