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如果不是因为发现39具身份不明的尸体,外界包括英国人自己都不会去关注珀弗利特港——全英约有120个商用港口,在伦敦、利物浦以及多佛尔,当地港口几乎全年无休,而珀弗利特却是个“不太忙”的港口。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近日来到这个港口时,涉案货车早已被移走。39名天涯亡客究竟是什么人?在警方不能确认身份后,相关报道已经少了很多。借着港口工作人员网开一面,记者拍摄了几张照片后匆匆离开。

  珀弗利特港周边一小时车程内,多是生活着数千户居民的小镇。记者抵达考尔齐斯特镇时,已是深夜,于是随意住进了一家旅馆。次日早餐时间,记者和旅馆老板攀谈,几句话就说到了“偷渡”。

  “货柜车惨案是场悲剧,但我一点也不吃惊。”老板说:“我这家旅馆位于小镇主街,而那些非法移民有很多在这条主街上,他们早就是我的邻居了。”

  记者奇怪他如何判断谁是非法移民,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总是住在一些商业店铺的楼上,尤其是阁楼。英国人的卧室通常不大,每天挤住五六个人,肯定不正常”“这些人很辛苦,早出晚归,我经常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但他们显然听不懂简单的英语问候,这也是不正常的”。记者追问为何警方不来调查,老板说,偷渡者来来走走,连续不断,警方查不过来。在他看来,这样的情况已经遍布英国各地。

  这位见多识广的旅馆老板表示,他能分辨中国人、越南人。他还提到,此前,阿尔巴尼亚人、阿富汗人、索马里人都是小镇过客。不过,身为一名普通英国人,他和很多本地人却为一个问题困惑:这些人为何对英国如此感兴趣?

  “因为这里的钱好赚。”在案发地埃塞克斯郡生活超过20年的越南人罗先生告诉记者,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分工很明确:“索马里人很多都在开出租车,来自中国的多在餐馆打工,阿尔巴尼亚人忙着修整当地房屋,越南人要么做美甲,要么被逼去种大麻。”罗先生说,英国的美甲店大半是越南人在做,美甲师一个月能赚一两千英镑。对于一些非法移民来说,只要一两年时间,就可以还清“蛇头”的钱,往老家寄钱。如果运气好,还可以留在英国,获得居留权。

  就在记者在珀弗利特港附近餐馆吃饭时,看到手机上新的推送消息:又有偷渡客在欧洲大陆的冰冻货柜车里被发现,但不是越南人。有本地居民对记者说,港口附近不可能有线索了,最近风声太紧,况且,这里始终只是偷渡客的中转站而已。在交流中,不少本地人的一句话让记者很是认同:像珀弗利特这样不算繁忙的港口,为什么不能严查偷渡客?

  要知道,珀弗利特只是英国“不繁忙”的62个港口之一,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偷渡客甘冒数十小时、栖身零下25度冰柜中的风险,潜入英国。